星期四, 9月 29, 2016

第四十六週 帳幕的八重意義(週六)

 
 帳幕裏有九根柱子。(出三六36,38。)帳幕的入口有五根柱子支撐簾子,而至聖所的入口有四根柱子支撐幔子。在召會中有些人是柱子。加拉太二章九節說,『又知道所賜給我的恩典,那被視為柱石的雅各、磯法、約翰。』彼得、雅各和約翰是成熟且剛強的,不僅是板,也是召會的柱子。同樣的,主在啟示錄三章十二節應許非拉鐵非的召會說,『得勝的,我要叫他在我神殿中作柱子。』(李常受文集一九六三年第一冊,一五六至一五七頁。)

第四十六週 帳幕的八重意義(週五)

 
 帳幕的蓋有四層。頭一層,就是最裏面的一層,(出二六1~6,)在此稱為帳幕,是用撚的細麻,和藍色、紫色、朱紅色線作的十幅幕幔。十這數字表徵屬人的完全與完整。…細麻的幕幔豫表基督柔細的人性。因此,頭一層蓋豫表基督是柔細、完全並完整的人,沒有缺點,也沒有過度或不及之處。…這一層不僅遮蓋,並且保護豎板和帳幕一切內含之物,表徵主耶穌的人性遮蓋、保護、並包容作祂召會的所有信徒。頭一層蓋形成帳幕的內頂,乃是主耶穌在祂的人性裏美麗和榮耀的內在彰顯。(聖經恢復本,出二六1註1。)

第四十六週 帳幕的八重意義(週四)

 
 我們必須憑聖靈並在聖靈裏,因著神聖性情托住的大能,與別人聯結在一起。按照出埃及三十六章三十一至三十四節,包金皂莢木的閂是套在金環裏,金環又與包裹板的金聯結在一起。這豫表基督的神聖性情和生命托住的力量和大能。所有的板是因在金裏面並藉著金閂聯結在一起。板能聯結在一起成為一,只因板是在金裏面,也就是說,按豫表,他們是在基督的神聖性情和神聖生命裏。(李常受文集一九六三年第一冊,一五四頁。)

第四十六週 帳幕的八重意義(週三)

 
 帳幕的豎板寬一肘半,(出三六21,)是三肘尺寸的一半。一半總是需要另一半。我們作為身體的肢體,只是一半。我們必須記得,我們總是需要另一個肢體,使我們成為完整的。神的創造有相同的原則。一個人有了妻子纔完整。同樣的,女人嫁了丈夫纔完整。夫妻纔是完整的;丈夫是一半,妻子是另一半。…為著召會的建造,我們需要成為完整的;我們絕不能單獨,我們必須總是靠著別人,纔能成為完整。(李常受文集一九六三年第一冊,一五三至一五四頁。)

第四十六週 帳幕的八重意義(週二)

 
 召會所顯出的是神聖的性情,但神聖性情的顯出在於人的性情。帳幕裏的皂莢木都包裹著金。(出三六20,31,36,三七1,4。)顯出的是金,但金包裹皂莢木。就著一面的意義說,金倚靠皂莢木。就我們的觀念來說,這似乎很奇怪。我們也許以為,我們人性的光景在於神聖的性情。但帳幕的圖畫給我們看見,金乃是在於木。(李常受文集一九六三年第一冊,一五一至一五二頁。)

第四十六週 帳幕的八重意義(週一)

 
 卯座表徵穩定站立。每個卯座是一他連得(重約一百磅)的銀子作的,(出三八27,)表徵基督的救贖是信徒站立在神居所裏的穩固基礎。(約十四2~3與3註2。)(聖經恢復本,出二六19註1。)

第四十六週 帳幕的八重意義(綱目)

 
 壹 我們需要看見並經歷基督的救贖
 貳 我們需要看見並經歷神聖性情的顯出
 參 我們需要看見並經歷變化過的人性
 肆 我們在基督的身體裏需要一個穩固、不動搖的立場,並且我們必須一直願意受別人平衡
 伍 為著召會的建造,身體的每一個肢體都需要成為完整的,並且主的行動中有轉彎時,就需要堅固
 陸 我們必須憑聖靈並在聖靈裏,因著神聖性情托住的大能,與別人聯結在一起
 柒 神的建造,召會,被『四重的』基督遮蓋(帳幕的蓋有四層)
 捌 我們需要在三一神裏成為柱子,(啟三12,參二一22,)由帳幕裏的九根柱子所表徵;帳幕的入口有五根柱子支撐簾子,而至聖所的入口有四根柱子支撐幔子

星期四, 9月 22, 2016

第四十五週 胸牌—祭司體系中心和終極的點(週六)

 
 藉著胸牌所得的引導,總是與審判有關。(審判與決斷,英文同字,均為judgement—譯註。)這意思是,主藉著胸牌說話,乃是藉著消極的光景。這種說話若只是藉著積極的光景,就不需要審判了,因為每件事都是積極且正當的。
 使徒保羅是個真正照耀的人,在保羅的照耀之下,黑暗就被暴露了。保羅有些書信是照著黑暗、照著召會裏聖徒消極的光景寫的。因著保羅看見在哥林多召會裏的一些黑暗面,這些黑暗面乃是神審判的字母,保羅就能寫出哥林多書這卷審判的書來。但隨著這卷書信裏所含的一切審判,卻有許多積極的事物,就是有基督的豐富,供應給在哥林多的信徒。這就是神說話的方式。不論是在舊約,或是在新約裏,神的說話都是根據消極的光景;然而卻有基督的豐富作祂子民的供應。(出埃及記生命讀經,一六四○至一六四一頁。)

第四十五週 胸牌—祭司體系中心和終極的點(週五)

 
 神藉著帶有烏陵和土明的胸牌說話的方式,與我們所認為的正好相反。神不是藉著照亮的寶石說話,乃是藉著變暗的寶石說話。這意思是,神是藉著消極的光景說話。按正常情形,胸牌裏的十二塊寶石都在烏陵的照亮之下。忽然間刻著某個名字的寶石變暗了,這塊寶石變暗就是神即時的說話。我們天然的觀念會以為,神藉著胸牌的說話來自照亮的寶石。事實上,祂乃是藉著忽然間變暗的寶石說話。
 保羅的書信以及主耶穌寫給亞西亞七個召會的七封書信,都是根據這個原則寫的。這些書信不是照著召會裏所見積極的事情寫的,乃是根據召會消極的光景寫的。…以保羅寫〔哥林多前書〕為例,…保羅按照他對哥林多消極的光景所讀出來的,寫了這卷書信。他考量那種光景,就知道要寫甚麼。雖然他的著作是基於消極的事情,但在這封書信裏,他卻把積極的東西—基督的豐富—供應給召會。(出埃及記生命讀經,一六三八至一六三九頁。)

第四十五週 胸牌—祭司體系中心和終極的點(週四)

 
 烏陵和土明放在胸牌裏,胸牌就不僅作為記念,也成為決斷的胸牌。(聖經恢復本,出二八30註3。)
 〔烏陵〕意,光,照明物。烏陵是一種照明物,安在胸牌裏面十二塊寶石底下,能裝油以供燃燒,而用以燃燒這油的火是來自祭壇。烏陵有十二個照明物,每一個照亮胸牌上十二塊透明寶石中的一塊,使寶石能發出光來。(David Baron,巴倫。)烏陵豫表基督作為光,照明者,(約八12,弗五14,)藉著那靈(油)和十字架(來自祭壇的火)而照耀。(出二八30註1。)
 烏陵裝油,因著來自祭壇的火而焚燒。這火來自神,因此是神聖的火,屬天的火,焚燒烏陵裏面的油,好發出光來。…油豫表那靈,而來自祭壇的火則豫表十字架。…在我們的經歷中我們曉得,當基督在我們裏面照耀時,賜生命的靈就在焚燒,十字架也在作工。我們經歷基督這位照明者、照耀者時,我們就有十字架、那靈和基督自己。(出埃及記生命讀經,一六二八頁。)

第四十五週 胸牌—祭司體系中心和終極的點(週三)

 
 十二支派的名字刻在寶石上,相當於將基督寫在信徒心裏,使他們成為基督的活信,有基督為其內容。(見林後三3與註。)基督藉著信徒對祂的經歷,寫到他們裏面。刻在十二塊石頭上的字母,豫表基督是屬天的字母。(參啟二二13上。)(聖經恢復本,出二八21註1。)

第四十五週 胸牌—祭司體系中心和終極的點(週二)

 
 以弗得上的胸牌,表徵召會是神的贖民在基督之上建造在一起。十二塊寶石鑲嵌在金框內,(出二八17~20,)象徵聖徒作為變化過的寶石,在基督的神聖性情裏建造在一起,成為一個實體,就是召會作基督的身體。(林前三10~12上,弗一22~23。)所以,胸牌是神的子民建造在一起的小影,…指明在基督裏的信徒是有區別的個人,彼此卻不是分裂的。(羅十二5,林前十二27。)整個以弗得連同其肩帶和胸牌,乃是基督與召會美妙的描繪。(聖經恢復本,出二八15註2。)
 胸牌上刻有以色列十二支派名字的十二塊寶石,表徵所有蒙神救贖並變化的人,建造在一起成為一個實體。寶石不是創造出來的,乃是受造之物經過變化而形成的。這表徵召會是藉著天然事物變化成神聖事物而產生的。信徒作為召會的組成分子,是用塵土造的,(創二7,)他們的人性必須藉著那靈的工作,被神聖的性情並以神聖的性情所變化,(林後三18,)成為寶石,為著神永遠的建造。(出二八17註2。)

第四十五週 胸牌—祭司體系中心和終極的點(週一)

 
 出埃及二十八章十五至十六節的胸牌乃是對召會非常細緻,甚至是最細緻的啟示。以弗得是指基督,胸牌是指召會。這意思是,以弗得連同胸牌給我們一幅基督連同召會的圖畫。 按照二十八章,祭司衣服的中心物件乃是胸牌,不是以弗得。當然,這中心物件屬於以弗得。在對祭司衣服的描述裏,首先題起的就是胸牌。(出埃及記生命讀經,一五八一至一五八二頁。)

第四十五週 胸牌—祭司體系中心和終極的點(綱目)

 
 壹 按照出埃及二十八章十五至三十節,決斷的胸牌乃是祭司衣服的中心物件,也是祭司體系中心和終極的點
 貳 胸牌上的十二塊寶石,其上刻有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,表徵所有蒙神救贖並變化的人,建造在一起,成為一個實體
 參 十二支派的名字刻在寶石上,相當於將基督寫在信徒心裏,使他們成為基督的活信,有基督為其內容
 肆 烏陵和土明放在胸牌裏,胸牌就不僅作為記念,也成為決斷的胸牌
 伍 表明神引導的決斷胸牌,就像屬天、神聖、屬靈的打字機一樣,神藉著帶有烏陵和土明的胸牌來說話的方式,與我們所認為的正好相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