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, 2007的文章

第七篇 藉著在基督天上的職事裡與祂配搭,作神的奴僕牧養神的群羊,以照顧眾召會並產生得勝者(週六)

〔啟示錄〕七章是第六印和第七印之間插入的話。當主耶穌這羔羊揭開七印,執行神宇宙行政的時候,其間插入了兩件事例。首先是以色列中十四萬四千人受印;(2~8;)其次是寶座前數不過來的群眾。(9~17。)
在頭一個事例中,基督是『另一位天使』,限制施行毀壞的天使,好使以色列十二支派得以受印。這種限制乃是藉著祂的元首權柄。
相對的,第二個事例乃是祂天上職事的結果。『看哪,有大批的群眾,沒有人能數得過來,是從各邦國、各支派、各民族、各方言來的,站在寶座前和羔羊面前,身穿白袍,手拿棕樹枝,大聲喊著說,願救恩歸與坐在寶座上我們的神,也歸與羔羊。』(9~10。)〔十四至十七節描述了這大批的群眾。〕(約翰的修補職事,一八○至一八一頁。)

第七篇 藉著在基督天上的職事裡與祂配搭,作神的奴僕牧養神的群羊,以照顧眾召會並產生得勝者(週五)

基督作召會的元首…吩咐使徒要在眾地方召會設立長老(監督),以執行祂對群羊的牧養。(提前三1~7,五17上。)召會的元首賜下許多有恩賜的人,盡牧養的功用,以建造祂的身體,但身體乃是在眾地方召會顯出的。身體是宇宙的、抽象的,而眾召會是地方的、具體的。在眾地方召會,需要長老作地方上的牧人。地方上的牧人比較實際。基督作召會的元首,吩咐使徒(宇宙的牧人)要設立一些地方上的長老,以顧到地方上的召會。(活力排,七九至八○頁。)

第七篇 藉著在基督天上的職事裡與祂配搭,作神的奴僕牧養神的群羊,以照顧眾召會並產生得勝者(週四)

〔撒迦利亞十章一節〕裡的『雨』表徵祝福。…這節說當主向以色列人施恩惠時,主鼓勵他們求更多的祝福。…神既然賜給我們沛雨,我們該求祂賜更多的雨。這指明我們都需要禱告,向主要豐盛的祝福。
神以這樣恩典的方式來到祂的子民那裡,眷顧他們。〔3。〕…我們看到『眷顧』這辭,就該領會那是指基督的眷臨。二千年前,祂就在人的形狀裡來了。
這一段聖經說到神羊群的牧人。在新約,主耶穌將自己比作牧人。祂來作真牧人,並責備其他的牧人,就是當時的長老、經學家和祭司。他們是錯誤的牧人,但主耶穌是獨一的牧人。祂甚至告訴我們祂是好牧人,為羊捨命。(約十11,14~15。)一面,主懲罰假牧人;另一面祂這位真牧人,眷顧了自己的羊群。
祂眷顧了自己的羊群,就使他們像駿馬一樣。…我們都需要往前,不再作綿羊,乃要成為駿馬。軟弱的綿羊被牧人觸摸過以後,都要成為駿馬。(撒迦利亞書生命讀經,四四四至四四六頁。)

第七篇 藉著在基督天上的職事裡與祂配搭,作神的奴僕牧養神的群羊,以照顧眾召會並產生得勝者(週三)

基督在眾召會中間行走的時候,是穿著甚麼衣裳?祂『身穿長袍,直垂到腳,胸間束著金帶』。(啟一13。)祂乃是穿著祭司袍,(參出二八33~35,)但祂不是把金帶束在腰間,而是束在胸間。金指明祂是神聖的,帶來神聖的行政。胸間束帶指明愛。祂所帶來的不是警察的氣氛,而是滿了愛的神聖氣氛。(約翰的修補職事,一四七至一四八頁。)

第七篇 藉著在基督天上的職事裡與祂配搭,作神的奴僕牧養神的群羊,以照顧眾召會並產生得勝者(週二)

這種祭司性說話的本質是甚麼?在舊約的帳幕裡有燈臺,每天早晨祭司要收拾這些燈,剪去燒焦的燈芯,(出三十7,)此外還要添上油。(二七20。)收拾燈就是剪去燒焦的一端,就是再也點不亮的部分;添油就是供應所需要的。在啟示錄二至三章,我們的大祭司正在經理七個燈臺。祂剪去那些不必要且攔阻發光的東西,同時祂供應所需要的油,使燈臺明亮的點著。七個燈臺一直接受祂的修剪和注入。(約翰的修補職事,一五八至一五九頁。)

第七篇 藉著在基督天上的職事裡與祂配搭,作神的奴僕牧養神的群羊,以照顧眾召會並產生得勝者(週一)

我們讀啟示錄的時候,應當把頭三章擺在一起來看。第一章清楚的描述基督是我們的大祭司,身穿祭司袍,表徵祂把自己和神聖的性情與生命供應到我們裡面來。…二至三章表明祂怎樣把祭司的服事供應給我們。
這種祭司事奉的職事,主要是藉著祂的說話來完成的。基督天上的祭司職任乃是一種說話的職事。在我早期的基督徒生活裡,我以為基督作大祭司,只是在天上為我們代求。那些年間我沒有看見,除了祂向神說話替我們代求以外,祂也向我們說話。祂向神說話是為我們代求,祂向我們說話是供職祭司的服事。
基督向我們說話,當然是在向父說話之後。換句話說,祂先是代求,然後藉著向我們說話,繼續來完成祂所代求的。(約翰的修補職事,一五六至一五七頁。)

第七篇 藉著在基督天上的職事裡與祂配搭,作神的奴僕牧養神的群羊,以照顧眾召會並產生得勝者(綱目)

壹 我們必須藉著在基督天上的職事裡與祂配搭,作神的奴僕牧養神的群羊,以照顧眾召會並產生得勝者—啟一12~13,約二一15~17
貳 耶和華眷顧祂的百姓,就是祂在作奴僕救主的那人耶穌裡臨到他們,(太一23,可十45,)作祂困苦羊群的真牧人;(亞十3下,太九36,約十2~4,11,14;)當我們享受主慈愛並牧養的眷顧時,我們的光景就因著祂顧惜和餧養(弗五29)的同在而改變了
參 基督作召會的元首,吩咐使徒要在眾地方召會設立長老(監督),以執行祂對群羊的牧養—提前三1~7,五17,彼前五1~6,徒二十28
肆 歷代從各邦國救贖出來、構成召會的聖徒,要享受神的照顧和羔羊的牧養,直到永遠—啟七9~17,五9,羅十一25,徒十五14,19

第六篇 藉著經歷醫治的基督並將祂作為生命供應給人,作神的奴僕,就是神福音的祭司,牧養神的群羊(週六)

〔在馬可十章三十七節,雅各和約翰說,〕『賜我們在你的榮耀裡,一個坐在你右邊,一個坐在你左邊。』
這兩位兄弟從一開頭就跟從主。…〔然而,〕他們…還是瞎眼,需要進一步的醫治,特別是醫治他們視力的器官。約翰與雅各看不見基督連同祂的死與復活。主曾三次向他們論到祂的死,然而因著瞎眼,他們不能明白祂所說的是甚麼。
主在四十節繼續對約翰和雅各說,『只是坐在我的左右,不是我可以賜的,乃是為誰豫備的,就賜給誰。』主在這裡似乎是說,『你們要求坐在我的左右,但是我沒有地位給你們這個位置,因為連我自己也是奴僕。你們應該向我的主人求討,而不是向我求討。我乃是奴僕,我無能為力。』(馬可福音生命讀經,三二九至三三○、三三二頁。)

第六篇 藉著經歷醫治的基督並將祂作為生命供應給人,作神的奴僕,就是神福音的祭司,牧養神的群羊(週五)

〔在馬可二章十三至十七節〕我們看見…醫生,照顧有病的人。這裡描繪出祂的『病人』同祂坐席。…當他們同主坐席時,他們與祂一同享受,何等美妙。法利賽人中的經學家,看見主和罪人並稅吏一同喫飯,就對祂的門徒說,『祂和稅吏並罪人一同喫飯麼?』(16。)主聽見,就對經學家說〔了十七節的話〕。…主在這裡似乎對經學家說,『我是照顧病人的大醫生,他們已經得了醫治,現在正與我一同快樂的享受筵席。』
經學家〔在十六節〕…的話,指明他們自以為義,並不曉得神的恩典。他們認為神只按公義對待人。…〔十七節〕指明,奴僕救主認為自己是那些因罪患病之人的醫生。主在呼召人跟從祂的事上,是作醫生,不是作審判官。審判官的審判是按著公義,醫生的醫治是按著憐憫和恩典。主來盡職是作醫生,醫治、恢復、點活並拯救人。(馬可福音生命讀經,九七至九八、八五頁。)

第七篇 藉著在基督天上的職事裡與祂配搭,作神的奴僕牧養神的群羊,以照顧眾召會並產生得勝者(週四)

〔撒迦利亞十章一節〕裡的『雨』表徵祝福。…這節說當主向以色列人施恩惠時,主鼓勵他們求更多的祝福。…神既然賜給我們沛雨,我們該求祂賜更多的雨。這指明我們都需要禱告,向主要豐盛的祝福。
神以這樣恩典的方式來到祂的子民那裡,眷顧他們。〔3。〕…我們看到『眷顧』這辭,就該領會那是指基督的眷臨。二千年前,祂就在人的形狀裡來了。
這一段聖經說到神羊群的牧人。在新約,主耶穌將自己比作牧人。祂來作真牧人,並責備其他的牧人,就是當時的長老、經學家和祭司。他們是錯誤的牧人,但主耶穌是獨一的牧人。祂甚至告訴我們祂是好牧人,為羊捨命。(約十11,14~15。)一面,主懲罰假牧人;另一面祂這位真牧人,眷顧了自己的羊群。
祂眷顧了自己的羊群,就使他們像駿馬一樣。…我們都需要往前,不再作綿羊,乃要成為駿馬。軟弱的綿羊被牧人觸摸過以後,都要成為駿馬。(撒迦利亞書生命讀經,四四四至四四六頁。)

第六篇 藉著經歷醫治的基督並將祂作為生命供應給人,作神的奴僕,就是神福音的祭司,牧養神的群羊(週四)

〔我們繼續來看,我們要將生命供應給人,所必須作的事。第三,〕我們將自己再次奉獻給主,並與主徹底辦過交涉之後,就能在祂面前拿起負擔。我們不需要特別為一個負擔禱告;我們所拿起的負擔就會是主的負擔。…我們也許拿起負擔在聚會中服事招待,但招待這事本身並不是我們的負擔。相反的,我們的負擔是藉著招待而顧到人。這樣拿起負擔會有很大的不同。我們若是被主徹底對付後來作招待服事,那麼每當我們作招待時,我們都會將生命供應給人;會有一道生命的流從我們流到別人的靈裡。聖靈總是尊重這樣的服事。
所有的弟兄姊妹都需要拿起這樣的負擔。…沒有人能指派我們這樣來服事。我們都必須到主面前,就是到身體的頭面前,徹底的與祂辦交涉,並拿起負擔。…許多需要都被置之不理,許多有用的人也被閒置。有用的人必須應付這些需要。我和領頭弟兄都不能說,『姊妹,請你作這事。』那永遠不管用。相反的,我們都必須到主面前,徹底的與祂辦交涉,並打開我們屬靈的眼睛,好看見需要。這樣,因著我們沒有野心,甚至願意犧牲自己的一生,我們所拿起的負擔就是主的旨意。甚至付上我們生命的代價也是值得。…我們都必須拿起負擔照顧人。沒有其他的路能完成主的願望。(為著召會的建造正常結果子和牧養的路,一二至一四頁。)

第六篇 藉著經歷醫治的基督並將祂作為生命供應給人,作神的奴僕,就是神福音的祭司,牧養神的群羊(週三)

在召會事奉裡,我們不用組織的方式作任何事。召會是一個生機體,生機體需要的是生命。因此,我們在召會中的事奉,主要就是將生命供應給人。…即使我們無法將事情作得非常好,但靠著祂的憐憫,我們將生命供應人,這事奉仍舊是成功的。首要之務乃是將生命供應人。
有些人也許會說,賜生命者是主不是我們。然而,在新約裡至少有一處經節說到,我們可以將生命賜給較軟弱的人—約壹五章十六節上半。…這〔節〕裡『生命』…是『奏厄』(zoe),屬靈的生命。這節的意思不是說,我們若為弟兄的病痛祈求,就能賜給他肉身的生命。我們是將『奏厄』(zoe),屬靈的生命賜給他。我們有權利將生命賜給較軟弱的人,好吞滅他們的死亡。…我們都需要受訓練,並操練顧到那些因缺少生命而較軟弱、在屬靈上有病的人。在召會中,口耳相傳的通常不是生命,而是死亡。因此,需要一些剛強的人起來,供應生命,以停止死亡的散佈,並且將死亡吞滅。這乃是在召會事奉中的主要目的。(為著召會的建造正常結果子和牧養的路,八至九頁。)

第六篇 藉著經歷醫治的基督並將祂作為生命供應給人,作神的奴僕,就是神福音的祭司,牧養神的群羊(週二)

我們知道人墮落了,但神沒有放棄人。人被造有神的形像,有神的管理權,可以接觸神,接受神,並得著神作他的生命以活神;但人墮落以後,需要更多的東西。雖然人有人的靈作接觸神的器官,但人無法接觸神,因為人與神之間有很大的障礙。這個障礙就是罪。罪必須被對付,罪必須被除去,然後墮落的人纔能接觸神,纔能接受神,並得著神作生命。除了在神創造人時那四個特點之外,神在人墮落後又加上了一些東西。人墮落後,需要獻祭以解決人罪的難處。舊約中人所獻的一切動物祭牲,乃是要來之基督的豫表,指向基督來作我們的救贖主。(主今日恢復的進展,六至七頁。)

第六篇 藉著經歷醫治的基督並將祂作為生命供應給人,作神的奴僕,就是神福音的祭司,牧養神的群羊(週一)

說祭司是事奉神的人並沒有錯,但這個領會太膚淺了。我們需要更深的領會作祭司的意義。在神創造人的事上,我們能看見祭司的資格。聖經這本論到祭司職分的書,啟示神創造人,目的是叫祂能得著一個祭司體系,祭司團,來事奉祂。神造人有四個特點:第一,祂按著自己的形像造人,使人能有祂的樣式而彰顯祂。第二,神將祂的權柄給人來為祂管理,這指明人是祂的代表。(創一26。)人彰顯神並代表神。第三,祂造人有靈,在創世記二章七節這靈稱為『生命之氣』。『氣』字原文與箴言二十章二十七節的『靈』同字;那裡說,『人的靈是耶和華的燈。』神所造我們人的靈,是接觸神並接受神的器官。第四,神把人安置在生命樹跟前,指明神渴望人接受祂作生命樹,使人能活神。神造人,使人成為祂的彰顯和代表;祂在人裡面造一個器官,使人能接觸祂並接受祂作生命,使人能活神。這四個特點表明神創造人的願望。祭司乃是有這四個特點的人。(主今日恢復的進展,五至六頁。)

第六篇 藉著經歷醫治的基督並將祂作為生命供應給人,作神的奴僕,就是神福音的祭司,牧養神的群羊(綱目)

壹 我們必須作神的奴僕,就是神福音的祭司,牧養神的群羊—羅十五16,彼前二5,9,徒二十19~20,27~31
貳 我們要作神的奴僕,就是神福音的祭司,牧養神的群羊,就必須經歷醫治的基督,並將祂作為生命供應給人,以醫治、恢復、點活、並拯救他們,使祂的身體在愛裡得建造—九12~13,瑪四2,弗四16,林前十三4~7

第五篇 主在生命中的牧養,帶我們進入對祂祝福的享受中,並使我們在賜福的雨下成為福源(週六)

〔以賽亞四十九章十節和啟示錄七章九至十七節〕題到幾種福氣:(一)不飢不渴,(二)炎熱和烈日必不傷害他們,(三)領他們到水泉旁邊,(四)神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。前三種是兩處聖經都題到的,第四種只有啟示錄裡題到。(倪柝聲文集第二輯第十七冊,一○至一一頁。)

第五篇 主在生命中的牧養,帶我們進入對祂祝福的享受中,並使我們在賜福的雨下成為福源(週五)

全宇宙中惟一的福分就是神自己。在神以外,任何的事物都是虛空。整個宇宙是神創造的,但若沒有神,離了神,甚至神所創造的宇宙也是虛空。…離了神,一切都是『虛空的虛空』。(傳一2。)惟有神自己是真實的。惟有祂對我們是福分。倘若我們得著整個宇宙而失去神,我們就是最可憐的人。歷史中滿了這種人的事例,他們得著許多財富和物質的事物,但他們至終領悟,沒有神,這一切全是虛空。神自己纔是我們的福分,而這福分臨到我們,乃是藉著這位神聖者在祂神聖的三一(父、子、聖靈)裡,分賜到我們裡面。(民數記生命讀經,八六頁。)

第五篇 主在生命中的牧養,帶我們進入對祂祝福的享受中,並使我們在賜福的雨下成為福源(週四)

〔在以西結三十四章二十六節〕主應許,不僅祂的子民要得享祂的福氣,祂也要使他們成為福源。若有立平安之約的平安,隨著就會有主的祝福。首先,我們自己得享主的祝福;然後,祂要使我們成為別人的福源,叫別人也得供應。(以西結書生命讀經,二二八頁。)

第五篇 主在生命中的牧養,帶我們進入對祂祝福的享受中,並使我們在賜福的雨下成為福源(週三)

〔以西結三十四章〕二十三節說,『我必立一牧人照管他們,牧養他們,就是我的僕人大衛;祂必牧養他們,作他們的牧人。』大衛豫表基督。基督是真大衛,真牧人,要餧養我們,使我們得飽足並滿足。
基督作我們的牧人照料我們,包括顧到我們一切的難處,擔負我們一切的責任。祂不僅在屬靈的事上照料我們,也在一切與人生需要有關的事上照料我們。這意思是說,按照詩篇二十三篇,祂在我們生活的每一面都照料我們。…我們就不該罣慮我們的難處或我們的生活。我們該學習信靠祂。(以西結書生命讀經,二二四頁。)

第五篇 主在生命中的牧養,帶我們進入對祂祝福的享受中,並使我們在賜福的雨下成為福源(週二)

〔在以西結三十四章十四節〕我們看見,主不僅要帶祂的子民回到溪水邊,也要帶他們回到肥美的草場。溪水表徵賜生命的靈,草場表徵基督。我們在溪水邊有豐富的基督作我們的草場。溪水是給我們喝的,草場是給我們喫的。在地方召會的聚會中,我們的確感覺,我們是在溪水邊,也是在草場上;我們是在喝,也在喫。讚美主,我們是在我們的牧人照顧之下,飲於溪水邊,並在草場上得餧養!
倘若有客人到你當地的召會,卻不感覺他們是在滋潤和餧養之下,不感覺有湧流的河,以及肥美的青草地,這就指明這個召會生活出了錯。如果召會生活是對的,當別人來到聚會中,他們就感覺到是在湧流的河邊,也是在美好的草場上。(以西結書生命讀經,二二一至二二二頁。)

第五篇 主在生命中的牧養,帶我們進入對祂祝福的享受中,並使我們在賜福的雨下成為福源(週一)

在神生命的恢復裡,祂先打發守望者到祂的子民那裡,要他們悔改、回轉而存活,然後祂就親自顯出來作牧人。在我們自己個人的經歷中,也正是這樣。首先,我們從主聽見警告,使我們悔改。然後我們看見,主耶穌不僅是我們的救主,也是我們的牧者,一直在尋找、尋見我們。
〔按照以西結三十四章十一節,〕主是牧人,不僅尋找我們,也將我們尋見。因著我們墮落的情形,我們都被埋在許多惡事之下,所以我們需要神來尋找我們。(以西結書生命讀經,二一七至二一八頁。)

第五篇 主在生命中的牧養,帶我們進入對祂祝福的享受中,並使我們在賜福的雨下成為福源(綱目)

壹 主親自來作牧人,尋找祂的羊,將他們尋見—結三四11~31,路十五3~10,太九36,約十11,二一15~17,來十三20,彼前五3~4
貳 主引導祂的羊歸回自己的地,回到高山,就是回到高處—結三四13~14
參 主引導祂的羊回到溪水旁邊,祂在溪水旁牧養祂的群羊—13節
肆 主引導祂的羊回到美好、豐富的草場,使他們得以躺臥—結三四14~15
伍 主纏裹受傷的,加強軟弱的—結三四16上
陸 主在神所恢復的子民中間施行公義的判斷—結三四17~22
柒 基督是真大衛,被立為牧人,要餧養我們,使我們得飽足並滿足—結三四23
捌 當我們經歷主的牧養,並留在祂的君王職分之下,我們就享受祂平安的約,這平安的約是穩妥、不變的,並且我們不再受屬靈的為難和攪擾—結三七25~26上
玖 藉著經歷主的牧養,神所恢復的百姓得有神的同在—30~31節
拾 藉著主的牧養,祂帶我們進入對祂祝福的享受中,並使我們在賜福的雨下成為福源—26~27節上,29節,亞十1

第四篇 藉著活基督並宣揚基督作恩典的禧年,作神的奴僕牧養神的群羊(週六)

路加四章〔十八節〕所說的『傳福音給貧窮的人』,意思乃是說傳福音給沒有神的人。這與以弗所二章十二節的話相符,那裡說,我們從前活在世上,乃是沒有指望,沒有神的。為甚麼沒有指望?因為沒有神。人…都是窮人,因為他們活在世上沒有神。…傳福音給貧窮的人,不是指向物質上貧窮的人傳福音。…一切貧富貴賤的人,都需要福音,都需要得著神。
路加四章十八節又說,『宣揚被擄的得釋放。』…嚴格說來,我們個個人都被撒但擄去了。〔徒二六18。〕人類不論士農工商,不分男女老幼,個個都是撒但的俘虜,都在撒但的權下。…全世界沒有一個人有自由,乃是都在撒但的權下作俘虜。約壹五章十九節說,『整個世界都臥在那惡者裡面。』世上的人都是被動的留在那惡者撒但的勢力範圍裡,在他的霸佔並操縱之下。(禧年,三五至三六頁。)

第四篇 藉著活基督並宣揚基督作恩典的禧年,作神的奴僕牧養神的群羊(週五)

〔利未記二十五章十節裡『禧年』一辭〕可能與『公綿羊』這辭有關;意,呼喊的時候,或吹公羊角的時候。吹公羊角表徵傳揚福音,在新約禧年時,向所有被賣給罪的罪人宣告自由,(路四18~19,徒二六18,)使他們可以歸回神和神的家,喜樂歡呼著享受神的救恩。(舊約聖經恢復本,利未記二十五章十節註3。)
在第四十九年的遮罪日發出角聲,〔利二五9,〕表徵禧年是基於遮罪,(見十六,)向所有的人宣告完全的自由。(二五10。)這豫表應驗於基督完滿的救贖,作為向全人類宣告完全自由的基礎。(參可十六15,路二四47。)(利未記二十五章九節註1。)

第四篇 藉著活基督並宣揚基督作恩典的禧年,作神的奴僕牧養神的群羊(週四)

得勝的生命只有一種腔調。聖經裡的得勝乃是得勝有餘,(羅八37,)並不是僅僅得勝。…但有許多基督人的得勝只是僅僅得勝,而不是得勝有餘。這樣的得勝不是真正的得勝。
『救恩』與『得勝』在希伯來文裡乃是同一個字。『誇勝』與『快樂』在希伯來文裡也是同樣的字。所以詩篇二十篇五節說,『我們要因你的救恩誇勝,』(和合本,)這句話也可譯為,『我們要因你的救恩快樂,』或者譯為,『我們要因你的得勝誇勝。』…得勝乃是基督,和你無分無關。在得勝裡面一切的事你不負責,你只負責一件事,就是你必須誇勝。主打勝仗,我們誇勝,這就是得勝生活的腔調。…有得勝的腔調,就有得勝的生活;沒有得勝的腔調,就我們的生活還是失敗的。得勝有餘乃是能彀一直誇勝,一直有得勝的腔調。(倪柝聲文集第二輯第二十一冊,一七三至一七四頁。)

第四篇 藉著活基督並宣揚基督作恩典的禧年,作神的奴僕牧養神的群羊(週三)

人因著墮落失去神,沒有神,所以聖經講禧年,第一就是要人歸回神。你有了神,你享受祂,那纔是真自由。舊約的豫表是這樣:一到禧年,一個原來賣身為奴的人,就回到自己的產業,也回到自己的家屬那裡,與親人團聚;同時他自身也脫離了奴僕的軛,不再作奴隸。到了新約時代,主在路加四章那裡說到三種人的光景…〔就是〕貧窮的、被擄的、受壓制的。〔一面說,這裡有三種人;〕但實在說來,這不是三種人,乃是人的三種光景:貧窮、被擄、受壓制。當你失去神,你就成為貧窮的;貧窮的結果,你就被擄了;你被擄以後,就受壓制了。然而禧年一到,就叫你得著自由,能以脫離壓制,脫離被擄,也脫離貧窮。(禧年,三四頁。)

第四篇 藉著活基督並宣揚基督作恩典的禧年,作神的奴僕牧養神的群羊(週二)

『禧』這個字,在中文裡的意思,就是『一切應心,萬事如意』。應心如意就是禧。禧就是無憂無慮、無牽無掛、無缺無乏、無病無災,甚麼難處都沒有,甚麼都是好處,乃是一切應心,萬事如意。今天如何能叫一個人一切應心,萬事如意?…今天可能如意,明天不一定如意。所以,人生不是應心的,環境也不是如意的。只有當這位包羅萬有的基督給你得著了,給你享受了,你纔可能一切應心,萬事如意。保羅在腓立比四章說,他認識基督,經歷基督,達到一個地步,是一切應心,萬事如意。他說,『我已經學會了,無論在甚麼景況,都可以知足。我知道怎樣處卑賤,也知道怎樣處富餘;或飽足、或飢餓、或富餘、或缺乏,在各事上,並在一切事上,我都學得祕訣。我在那加我能力者的裡面,凡事都能作。』(11下~13。)不是外面的人事物,乃是裡面的基督,能叫我們安穩無憂的面對各樣的環境。
〔在禧年裡,〕一切應心,萬事如意,逍遙自在,狂喜歡騰。禧年在英文裡是Jubilee,意思就是狂喜,歡呼。這個字的希伯來文…意思就是歡呼,喊叫,吹角聲,也就是人的呼喊,甚至用號角、號筒呼喊。所以禧年這辭的原意…乃是宣揚福音,傳報大喜的信息。(禧年,一一至一二、一七頁。)

第四篇 藉著活基督並宣揚基督作恩典的禧年,作神的奴僕牧養神的群羊(週一)

你若要得著真正的自由,並且享受神作你的產業,你就必須接受主耶穌在你裡面作你真正的禧年。你得著了祂,你的產業就得回了,你的自身也自由了。主耶穌釋放了你,使你有神作你的產業,並且使你脫離罪和撒但的轄制,你就有了真正的自由。我們每一個經歷主救恩的人,都能作這個見證:得救以前,我們是沒有自由的,是不能作主的。現在我們得救了,主在我們裡面釋放了我們,使我們不再作奴隸;我們不是為奴的,乃是自主的。不僅如此,我們也得回神作我們的產業。阿利路亞!我們不再是勞苦擔重擔的,乃是得釋放、享安息的,正如主耶穌在馬太十一章二十八節所說的:『凡勞苦擔重擔的,可以到我這裡來,我必使你們得安息。』不僅如此,我們也不再是貧窮的,乃是有神作我們的產業。(徒二六18,弗一14,西一12。)這就是禧年。禧年有這兩項主要的福分,就是得回失去的產業,以及從奴役得著釋放。(禧年,一○至一一頁。)

第四篇 藉著活基督並宣揚基督作恩典的禧年,作神的奴僕牧養神的群羊(綱目)

壹 基督是墮落之人的禧年,恩年—路四16~22,徒二六18,弗一14,西一12
貳 禧年的生活乃是享受基督的生活,是享受神作我們真產業和真自由的生活;這團體禧年的生活就是基督身體的實際
參 傳福音就是吹神完整救恩的號角,向世人宣揚:『看哪,現在正是最可蒙悅納的時候;看哪,現在正是拯救的日子;』這就是宣揚禧年—林後六2,徒二六16~19
肆 信徒對基督作神恩典禧年的享受與宣揚,結果帶進對基督作千年國裡之禧年完滿的享受,以及在新天新地新耶路撒冷裡對基督最完滿的享受—詩三六8~9,羅十四17,啟二二1~5

第三篇 以賽亞書中關於基督作神奴僕的豫表和豫言,及其在作神奴僕牧養神的召會上之應用(週六)

〔以賽亞六十一章一至二節上半〕是豫言基督是主的受膏者,傳福音給貧窮的人,並宣揚主的禧年。這豫言應驗在路加四章十八至十九節。…然後祂宣告說,『今天這經應驗在你們耳中了。』(路四21。)
傳福音是主身為神的受膏者,彌賽亞,的第一個使命。福音要傳給貧窮的人,就是在屬天、屬靈、和神聖的事上貧窮的人。(十二21,啟三17,參太五3。)(新約總論第二冊,一七九頁。)

第三篇 以賽亞書中關於基督作神奴僕的豫表和豫言,及其在作神奴僕牧養神的召會上之應用(週五)

基督職事的開始不是憑著屬地的權能,乃是憑著屬天的大光,這光就是基督自己作生命的光,照在死亡的陰影中。主作光開始祂的職事時,沒有展現能力或權柄。祂乃像一個普通人在海邊行走。但祂在加利利海邊走近那四個門徒時,祂這大光照耀在他們身上,就是照在黑暗及死亡的境域和陰影中。那時候,彼得、安得烈、雅各、和約翰就蒙到光照、受到吸引、且被俘擄;他們立刻撇下工作,跟從了主。(新約總論第二冊,一八二頁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