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
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, 2016的文章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六週
在撒狄的召會(週六)

基督是給得勝者穿的白衣。啟示錄三章五節的得勝,是指勝過更正教死的光景,即勝過死的更正教。穿白衣行走,是指生活不受死亡玷污,並在生命裏蒙主稱義並稱許。穿白衣的應許是在千年國給得勝者的獎賞。他們在今世的行事為人,在來世要成為他們的獎賞。
 白衣是指活著的。…如果我們在屬靈上是死的,我們就是污穢的!這樣一個死了的人是最污穢的人。並且如果我們死了,我們就是赤身的!我們需要活的衣服來遮蓋我們;這活的衣服就是基督自己,藉著永活的那靈作到我們裏面。得著這衣服惟一的路,就是轉到靈裏。(新約總論第十四冊,一○○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六週
在撒狄的召會(週五)

在聖經裏,衣服表徵我們行事為人並生活上的所是。玷污衣服在啟示錄三章四節特指沾染死亡。在神面前死比罪更能玷污人。(利十一24~25,民六6~7,9。)這節裏的玷污,是指一切帶著死亡性質的東西。撒狄的玷污,不是被罪玷污,乃是被死亡玷污。死比罪更污穢。按照舊約,若有人犯罪,只要獻贖罪祭,就得著赦免。(利四27~31。)但是,若有人摸了人的屍體,他必須等七天之後纔得潔淨。(民十九11,16。)(啟示錄生命讀經,二○六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六週
在撒狄的召會(週四)

啟示錄三章三節…指明基督是那要像賊一樣臨到,偷取祂的寶物(祂所寶貴的尋求者)的一位。賊是在人不知道的時候,來偷取貴重的物品。許多信徒既在屬靈上是死的,就不會察覺主向尋求祂的人隱密的顯現,要像賊一樣臨到,因此需要儆醒。(新約總論第十四冊,九八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六週
在撒狄的召會(週三)

撒狄和推雅推喇一樣,她包括很長的時間,從更正教起,一直到主再來為止。撒狄雖然趕不上推雅推喇長,但是她並不單指改教時候的召會,乃是改教以後的召會歷史。
 沒有人會疑惑路德馬丁不是神的僕人,也沒有人疑惑這改教不是神的工作。改教是偉大的工作,是神的反應。神的確藉著路德作出口,路德是神特別揀選的人。…〔路德〕的目的完全是為著恢復。主並不是說路德的工作不好,乃是說不完全。(啟三2。)好,但是還不彀好。從主的眼睛看來,覺得沒有一樣是完成的,都是有頭沒有尾。主是完全的主,所以祂要求完全。為著這個緣故,我們要求神給我們看見。(教會的正統,五六至五七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六週
在撒狄的召會(週二)

我們必須勝過逼迫,藉著變化勝過世俗,並藉著是活的,勝過屬靈的死。我們該豫備好接受任何種的逼迫。我們也命定要長大,好得著變化而被建造。不僅如此,我們也必須是活的。當我們唱詩時,我們應當是活潑的唱。當我們禱告時,我們應當是活潑的禱告。當我們傳福音時,我們應當是活潑的傳。在召會生活中我們所作的每一件事,都必須是活的。(得勝者,五八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六週
在撒狄的召會(週一)

從第一個世紀到現在,召會歷史非常清楚的分為七個時期,就是起初時期,受苦時期,屬世時期,背道時期,改教時期,召會恢復的時期,以及召會恢復後又墮落的時期。…〔現在〕我們要來看在撒狄的召會,就是改革的召會。(啟三1~6。)
 撒狄原文意『餘數』、『餘剩者』或『恢復』。就表號說,在撒狄的召會豫表從改教至基督再來時的更正教。改教運動是神對背道羅馬天主教(由墮落的推雅推喇召會所表徵)的反應。改教是由少數餘剩的信徒完成的,因此是餘剩者所帶進的恢復。(啟示錄生命讀經,二○一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六週
在撒狄的召會(綱目)

壹 就表號說,在撒狄的召會豫表從改教至基督再來時的更正教
 貳 『我知道你的行為,按名你是活的,其實是死的』
 參 『那有神的七靈和七星的,這樣說』
 肆 『我沒有見到你的行為,在我神面前有一樣是完成的』
 伍 『若不儆醒,我必臨到你那裏如同賊一樣。我幾時臨到,你也絕不能知道』
 陸 『在撒狄,你還有幾名是未曾玷污自己衣服的,他們要穿白衣與我同行,因為他們是配得過的』
 柒 『得勝的,必這樣穿白衣』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五週
在推雅推喇的召會(週六)

在新約起頭,星是在宗教之外,(太二1~6,)但在新約末了,星是在召會裏。今天我們若要看見星,用不著抬頭望天,像那些外邦星象家一樣。今天星是在召會裏,在眾召會中。耶穌基督是那晨星;祂今天行走在眾地方召會中間。我們要看晨星,就必須到地方召會去。如果我們是搞宗教的,就看不見基督這星。但如果我們是在真正的地方召會裏,我們就會看見星。我們在宗教裏時,感到黑暗,但當主把我們帶到召會裏,我們就看見了明亮的星。那屬天的星今天是在地方召會中。(新約總論第十四冊,九五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五週
在推雅推喇的召會(週五)

在啟示錄二章二十六節…的『得勝』,是指勝過羅馬天主教。那些得勝的,就是推雅推喇其餘的人,他們不從耶洗別的教訓,(24,)不曉得撒但深奧之事,卻持守主的見證,直等主來,(25,)且守住主的工作到底。(26。)二十六節『我的工作』指主所已經成就並正在作的事,就如祂的釘死、復活、代求等;這些事與背道召會在撒但影響下的工作相對。(啟示錄生命讀經,一九七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五週
在推雅推喇的召會(週四)

我們應當與…背道的召會無分無關,那不是基督的身體,不是神的召會,乃是撒但的化身,詭詐且邪惡。你若要更多看見…背道召會的事,請讀倪弟兄的『教會的正統』一書。凡有心為著主和祂恢復的人,都必須徹底認識這個背道的召會。我們一旦認識她,就不會欣賞任何與她有關的事,反而更要宣告她就是那大妓女,大巴比倫,我們必須棄絕她。
 對於這背道的召會,我們必須洞悉一切。一旦清楚了,當我們摸到召會時,就曉得我們必須在那裏。我們是在主的恢復中,是在基督的身體裏,在神的召會裏,與耶洗別這邪惡的婦人,大妓女,大巴比倫,完全無分無關。(啟示錄生命讀經,一九六至一九七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五週
在推雅推喇的召會(週三)

〔在啟示錄二章二十四節〕『深奧之事』,原文意深,如在以弗所三章十八節者。按表號說,指奧祕的事。羅馬天主教有許多奧祕或深奧的道理。與受苦的召會對抗的,有撒但會堂的人;(啟二9;)與屬世的召會相聯的,有撒但的座位;(13;)在背道的召會中,有撒但深奧的事。會堂的宗教,撒但座位下的世界,以及屬撒但之奧祕的哲學,都被撒但用來損害並腐化召會。(啟示錄生命讀經,一九三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五週
在推雅推喇的召會(週二)

主在啟示錄二章二十節指明,背道的召會是一個自立自封的女申言者。申言者是帶著神的權柄為神說話的人。背道的天主教擅裝由神授權為神說話。她要求人聽從她,過於聽從神。歸附她的人都被她異端、宗教的教訓麻醉,不在意基督是他們的生命和生命的供應,正如主曾應許…的生命樹和隱藏的嗎哪所指明的。(7,17。)(新約總論第七冊,五三六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五週
在推雅推喇的召會(週一)

我們…來看〔啟示錄二章的〕第四個召會,在推雅推喇的召會,就是背道的召會。(18~29。)推雅推喇,原文意香的祭祀,或不斷的祭祀。就表號說,在推雅推喇的召會豫表羅馬天主教,就是在第六世紀後期,因普世教皇制度的建立,所完全形成的背道召會。這背道的召會滿了祭祀,從她不止息的彌撒可以得著證明。(啟示錄生命讀經,一八四頁。)
 在這裏,主所說的話越過越重。主說,祂是『那眼目如火焰』的。〔18。〕沒有一件東西在祂眼睛之中是能隱藏的。祂乃是光,祂自己就是光照。同時祂說,祂的『腳像明亮之銅』。〔18。〕銅在聖經裏是審判的意思。眼所看見的,腳就要審判。(倪柝聲文集第三輯第一冊,四六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五週
在推雅推喇的召會(綱目)

壹 就表號說,在推雅推喇的召會豫表羅馬天主教,就是在第六世紀後期,因普世教皇制度的建立,所完全形成的背道召會
 貳 在推雅推喇的召會容讓那自稱是女申言者的婦人耶洗別
 參 按照啟示錄二章二十四節,背道的召會教導『撒但深奧之事』
 肆 『那眼目如火焰,腳像明亮之銅的神之子,這樣說』
 伍 在啟示錄二章二十六至二十八節,我們有主對得勝者的應許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四週
在別迦摩的召會(週六)

主…應許得勝者說,『並賜他一塊白石,上面寫著新名,除了那領受的以外,沒有人認識。』〔啟二17。〕享受基督作隱藏的嗎哪,就產生變化。我們怎能這樣說?因為主說完隱藏的嗎哪以後,就題到白石。石頭在聖經裏表徵神建造的材料。…在林前三章,保羅指出寶石是為著建造召會。在啟示錄二十一章,我們看見寶石是新耶路撒冷裏的材料。…主應許給得勝者喫隱藏的嗎哪,並賜他一塊白石。這指明我們若喫隱藏的嗎哪,就必變化成為白石。(啟示錄生命讀經,一八一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四週
在別迦摩的召會(週五)

嗎哪豫表基督是那使神子民有能力走祂道路的屬天糧食。嗎哪有一分保存在那藏於約櫃中的金罐裏。(出十六32~34,來九4。)公開的嗎哪是公開給主的子民享受的;隱藏的嗎哪表徵隱密的基督,是特別的一分,保留給那些勝過屬世召會之墮落的得勝尋求者。當召會走世界的路時,這些得勝者進前來,住在至聖所神的面光中,在那裏享受隱藏的基督這特別的一分,作他們每日的供應。(啟示錄生命讀經,一七九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四週
在別迦摩的召會(週四)

在〔啟示錄寫給召會的〕幾封書信中,主照著神的經綸,渴望我們喫祂作生命樹、(二7、)隱藏的嗎哪、(17、)以及美地豐富的出產。(三20。)但屬世的召會卻從生命轉到教訓上,使信徒受打岔,不能享受基督作他們生命的供應,以完成神的定旨。對基督的享受建造召會;而教訓產生宗教。(啟示錄生命讀經,一七四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四週
在別迦摩的召會(週三)

『你們不能事奉神,又事奉瑪門。』(太六24。)人若不事奉這個,就是事奉那個。你們看見一件最重要的事,瑪門是和神對立的。許多的偶像都是因著瑪門纔能存在。今天沒有基督徒會去殺人或是拜偶像;但是如果我們貪愛錢財,投靠瑪門的勢力,這個就等於拜偶像。…和世界的聯合連著就是貪愛錢財。我願意把聖經中相對的方面擺在你們面前;你如果能看見反面,就能看見正面。聖經總是把撒但擺在基督的對面,肉體擺在聖靈的對面,世界和瑪門擺在父神的對面。世界是對著父,所以約壹二章說,『人若愛世界,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裏面了。』(15。)瑪門是對著神的。人甚麼時候事奉瑪門,甚麼時候就不能事奉神。(教會的正統,三六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四週
在別迦摩的召會(週二)

在〔這封寫給別迦摩召會的〕書信裏,主這說話的靈,宣告祂是那有兩刃利劍的。〔啟二12。〕這種屬世的召會,理當受主鋒利話語的審判。
 在寫給第一個召會的書信裏,主勸以弗所召會要悔改,並恢復起初的愛。我們必須相信主的勸告被接受了,因為第二個召會,士每拿召會,的確非常愛主,且遭受逼迫,成了受苦的召會。根據歷史事實,在頭三個世紀裏,因著羅馬政府盡其所能要損毀召會,召會受了許多的苦。後來,仇敵撒但看見逼迫並不能成功,這狡猾者就改變戰略,不再逼害召會,反而歡迎召會。在第四世紀的初期,康士坦丁大帝接納了基督教,並立為國教。…羅馬帝國這樣的歡迎召會,正是毀壞了召會,因為這使召會變成屬世的。我們都知道,召會是從世界中被呼召、被分別出來歸給神的。然而,召會受到羅馬帝國這樣的歡迎,就回到世界裏,在神看來甚至是與世界聯婚了。神認為這種與世界的聯合,乃是屬靈的淫亂。(啟示錄生命讀經,一六五至一六六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四週
在別迦摩的召會(週一)

我們要來看〔啟示錄二章裏的〕第三個召會,別迦摩召會。(12~17。)…別迦摩,原文意結婚,含聯合,並堅固的高塔意。就表號說,在別迦摩的召會豫表與世界聯婚而成為堅固高塔的召會,相當於主在芥菜種比喻中所豫言的那棵大樹。(太十三31~32。)當撒但在頭三個世紀無法藉著羅馬帝國的逼迫毀滅召會,他就改變戰略,想要藉康士坦丁在第四世紀初接納召會為國教來敗壞召會。藉著康士坦丁的倡導和政治的影響,許多不信的人受浸或受洗入了『召會』,使『召會』變得畸形的龐大。召會對基督既如貞潔的新婦,她與世界的聯合,在神看就是屬靈的淫亂。(啟示錄生命讀經,一六五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四週
在別迦摩的召會(綱目)

壹 『別迦摩』原文意結婚,含聯合,並堅固的高塔意
 貳 屬世且墮落的召會,不但持守巴蘭的教訓,還持守尼哥拉黨的教訓
 參 『得勝的,我必將那隱藏的嗎哪賜給他,並賜他一塊白石,上面寫著新名,除了那領受的以外,沒有人認識』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三週
在士每拿的召會(週六)

在啟示錄二章十節下半,主耶穌對士每拿召會說,『你務要至死忠信,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。』生命的冠冕是給那些勝過逼迫,至死忠信之人的獎賞,這是指得勝的力量,也就是復活生命的大能;(腓三10;)也是指這些得勝者已經達到『那從死人中傑出的復活』,(11,)就是特殊的復活。(真理課程四級卷一,二六二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三週
在士每拿的召會(週五)

因著人墮落而有了罪,死就進來在地上作工,將一切有罪的人聚攏到陰間。死亡就像用來收集地板上塵埃的畚箕,陰間就像垃圾桶。畚箕所收集的東西,都倒在垃圾桶裏。因此,死是聚攏者,陰間是守留者。今天在召會生活中,我們不再服在死亡和陰間之下,因為基督在十字架上已經廢除了死,又在復活裏勝過了陰府。雖然陰府曾盡所能的拘禁祂,但是無能為力。(徒二24。)對基督來說,死沒有毒刺了,陰間沒有權勢了!我們也必定和基督一樣!(新約總論第十四冊,五一至五二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三週
在士每拿的召會(週四)

在召會裏,基督也是那活著的。在啟示錄一章十八節主說,祂是那活著的;祂曾死過,現在又活了,直活到永永遠遠。這位行走在眾召會中間,作眾召會的頭,並為眾召會所屬的基督,乃是那滿了生命而活著的一位。在召會裏,我們有這一位勝過死亡、活著的基督。我們的基督,就是復活的基督,活在我們裏面,也活在我們中間。因此,所有的召會都該像基督一樣的活,滿了生命而且勝過死亡。(新約總論第三冊,一一九至一二○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三週
在士每拿的召會(週三)

召會遭受苦難時,必須認識主是那首先的、末後的,是永遠存在、永不改變的一位。無論逼迫的環境如何,主仍是一樣;沒有一事能在祂以先,也沒有一事能在祂以後。凡事都在祂管制的界限之內。(聖經恢復本,啟二8註2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.】
第三週
在士每拿的召會(週二)

在〔約翰十五章〕葡萄樹的啟示裏,不僅有三一神,也有召會。在五節,主耶穌說,『我是葡萄樹,你們是枝子;住在我裏面的,我也住在他裏面,這人就多結果子。』這裏我們看見,召會被比作葡萄樹的枝子。(李常受文集一九七○年第一冊,一○四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三週
在士每拿的召會(週一)

〔啟示錄二章裏的〕第二封書信是寫給在士每拿的召會,就是在逼迫中受苦的召會。(8~11。)『士每拿』原文意『沒藥』。在表號上,沒藥表徵受苦。(由基督與召會的觀點看新約概要,四五一頁。)
 在豫表上,沒藥表徵基督甜美的受苦。因此在士每拿的召會是受苦的召會,表徵從第一世紀末至第四世紀初,受羅馬帝國逼迫的召會。這個遭受逼迫的召會,在基督的甘甜和馨香中受苦。換句話說,這召會乃是在耶穌的患難裏,交通於祂的苦難。在士每拿的召會受苦,如同基督自己受苦一樣,藉此成了祂苦難的延續。(新約總論第七冊,五二四頁。)

【回歸召會的正統】
第三週
在士每拿的召會(綱目)

壹 在士每拿的召會是受逼迫之苦的召會
 貳 主對在士每拿的召會說話時,說祂是『那首先的、末後的、死過又活的』
 參 『你務要至死忠信,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』